当前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 >
59岁的蔡明“菜菜子”如何火出圈?
作者:admin 发表时间:2020-10-06 [浏览量:2]
摘要:当50后、60后与二次元、直播等新兴词汇同框,大众几乎会本能地认定这是一次代际文化的冲撞。然而,日前一场由蔡明完成的虚拟直播,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化学作用。谁都没有想到,开播不足半小时便高居人气榜首的二次元人物菜菜子,竟是对二次元知之甚少的60后

  当50后、60后与二次元、直播等新兴词汇同框,大众几乎会本能地认定这是一次代际文化的“冲撞”。然而,日前一场由蔡明完成的虚拟直播,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化学作用。谁都没有想到,开播不足半小时便高居人气榜首的二次元人物“菜菜子”,竟是对二次元知之甚少的“60后”蔡明。

  前几日,东方卫视代际互动真人秀《花样实习生》正式收官,豆瓣评分8.5分。节目接档去年的《花样新世界》,以代际差异为内核,春晚常客蔡明、体坛名嘴韩乔生、实力演员吕良伟三位主角以“菜鸟”实习生的身份进入B站,为顺利举办BilibiliWorld(简称BW)共同努力。节目试图回答几个问题:在奔跑的时代浪潮中,“前浪”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态?在技术裹挟的网络环境里,代际差异是否真的悬殊到不可跨越?

  年龄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话题,如何更好地去谈论过去与岁月,东方卫视在近些年的代际综艺中做出了许多探索。如果说此前的《花样新世界》是以老者为基点,去观测年轻一代如何与老一辈对话;由蔡明、韩乔生、吕良伟联袂加盟的《花样实习生》,呈现的则是老一辈主动融入年轻文化,去“赶潮”的逆过程。

  “真人秀要好看,很大程度在于反差。反差带来笑点、泪点、萌点,而代际就是天然的反差。” “花样”系列制片人陈辰说,从《花样新世界》起,团队就有打破“次元壁”的想法,“第二季需要突破,恰巧我看了电影《实习生》,于是想到可以让老艺术家去新兴的行业里实习。直播、互联网平台,都是5年前、10年前没有的行业。”

  节目播出过半,前浪身上已不见初入B站时的二次元职场小白模样。蔡明写得了文案、指导得了舞台,第一次尝试虚拟直播,就从B站火上了微博热搜;对眼影、口红等美妆产品毫无概念甚至充满了抗拒的韩乔生,胜任薇娅的一日美妆助理不在话下,甚至对产品成分都能脱口而出;对弹幕文化一窍不通的吕良伟,也在潜移默化中变成了行走的二次元术语科普达人。

  在陈辰看来,《花样实习生》并非意在年轻文化的单向输出,“前浪是真的去做实习生,抱着开放的态度去学习;但也没必要太迁就90后,60岁是退休的年纪,但他们可以把阅历、积淀传递给年轻人。”从初入B站时的格格不入到与同事们成为忘年交,《花样实习生》是一段前浪化身实习生的职场“变形记”,更是当下职场新人正在或将要经历的成长史,两代人之间的共鸣就此发生。

  当职场环境无限弱化了艺人人设之后,他们能够在实际的工作中,站在年轻人的视角去感受和思考。节目里,从未体验过外卖文化的前浪,从最初的规劝到现在的“真香”,再到三人一起享用外卖的画面,处处都透着反差感。再如体验过薇娅的一日助理,他们才知道一个主播的行程竟然密集到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年轻人在接触这些“闯入者”的同时,也会自然发现他们身上乐观无畏的生活态度和宝贵的人生阅历。相比贫嘴幽默的韩乔生,节目中那个扶着老花镜看资料、准备工作的“超级马力”更让人印象深刻;在新技术、新工具面前,这种略显笨拙的认真,反而让年轻人格外敬重。吕良伟也从对二次元毫无感知的懵懂,历练成了会科普“奥利给”“单推”的专业实习生。

  在追赶岁月的浪潮中,年龄并没有成为先行者掉队的桎梏;年轻人也没有如成见中那样排斥年轮。这次破壁对话,是两代人对代际差异的拥抱。结论正如蔡明所说:“人生就是两件事: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。而我们和孩子们,过得都挺好。”陈辰说,《花样实习生》收官后,代际的话题仍会继续,“我们还要把真实、反差做下去。这是节目可看性的来源。”(张熠)

  当50后、60后与二次元、直播等新兴词汇同框,大众几乎会本能地认定这是一次代际文化的“冲撞”。然而,日前一场由蔡明完成的虚拟直播,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化学作用。谁都没有想到,开播不足半小时便高居人气榜首的二次元人物“菜菜子”,竟是对二次元知之甚少的“60后”蔡明。

  前几日,东方卫视代际互动真人秀《花样实习生》正式收官,豆瓣评分8.5分。节目接档去年的《花样新世界》,以代际差异为内核,春晚常客蔡明、体坛名嘴韩乔生、实力演员吕良伟三位主角以“菜鸟”实习生的身份进入B站,为顺利举办BilibiliWorld(简称BW)共同努力。节目试图回答几个问题:在奔跑的时代浪潮中,“前浪”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存状态?在技术裹挟的网络环境里,代际差异是否真的悬殊到不可跨越?

  年龄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话题,如何更好地去谈论过去与岁月,东方卫视在近些年的代际综艺中做出了许多探索。如果说此前的《花样新世界》是以老者为基点,去观测年轻一代如何与老一辈对话;由蔡明、韩乔生、吕良伟联袂加盟的《花样实习生》,呈现的则是老一辈主动融入年轻文化,去“赶潮”的逆过程。

  “真人秀要好看,很大程度在于反差。反差带来笑点、泪点、萌点,而代际就是天然的反差。” “花样”系列制片人陈辰说,从《花样新世界》起,团队就有打破“次元壁”的想法,“第二季需要突破,恰巧我看了电影《实习生》,于是想到可以让老艺术家去新兴的行业里实习。直播、互联网平台,都是5年前、10年前没有的行业。”

  节目播出过半,前浪身上已不见初入B站时的二次元职场小白模样。蔡明写得了文案、指导得了舞台,第一次尝试虚拟直播,就从B站火上了微博热搜;对眼影、口红等美妆产品毫无概念甚至充满了抗拒的韩乔生,胜任薇娅的一日美妆助理不在话下,甚至对产品成分都能脱口而出;对弹幕文化一窍不通的吕良伟,也在潜移默化中变成了行走的二次元术语科普达人。

  在陈辰看来,《花样实习生》并非意在年轻文化的单向输出,“前浪是真的去做实习生,抱着开放的态度去学习;但也没必要太迁就90后,60岁是退休的年纪,但他们可以把阅历、积淀传递给年轻人。”从初入B站时的格格不入到与同事们成为忘年交,《花样实习生》是一段前浪化身实习生的职场“变形记”,更是当下职场新人正在或将要经历的成长史,两代人之间的共鸣就此发生。

  当职场环境无限弱化了艺人人设之后,他们能够在实际的工作中,站在年轻人的视角去感受和思考。节目里,从未体验过外卖文化的前浪,从最初的规劝到现在的“真香”,再到三人一起享用外卖的画面,处处都透着反差感。再如体验过薇娅的一日助理,他们才知道一个主播的行程竟然密集到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年轻人在接触这些“闯入者”的同时,也会自然发现他们身上乐观无畏的生活态度和宝贵的人生阅历。相比贫嘴幽默的韩乔生,节目中那个扶着老花镜看资料、准备工作的“超级马力”更让人印象深刻;在新技术、新工具面前,这种略显笨拙的认真,反而让年轻人格外敬重。吕良伟也从对二次元毫无感知的懵懂,历练成了会科普“奥利给”“单推”的专业实习生。

  在追赶岁月的浪潮中,年龄并没有成为先行者掉队的桎梏;年轻人也没有如成见中那样排斥年轮。这次破壁对话,是两代人对代际差异的拥抱。结论正如蔡明所说:“人生就是两件事: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。而我们和孩子们,过得都挺好。”陈辰说,《花样实习生》收官后,代际的话题仍会继续,“我们还要把真实、反差做下去。这是节目可看性的来源。”(张熠)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7 尊龙d88 All Rights Reserved